官僚主义限制吃口香糖

Toni Rasinkangas

@hameensannomat.fi

心情有点烦躁,当看到收银台前排着队的那个人,细数着干瘪的钱包里小额硬币付着款。

我手里揣着的只有仅仅一小盒尼古丁口香糖,具有感应刷卡功能的卡让付款变得更加简单快捷。

在排上队之后就开始忐忑不安,尤其是自己所站的这个收银台的工作人员不能肯定,他是不是具有售卖此商品的许可证?

为什么就不能卖呢?难道就非得将尼古丁口香糖的售卖点转到那个允许售卖的收银点吗?特别是这个跟年龄毫无关系。

摇晃着的被堆满了尼古丁口香糖的货架就矗立在收银台旁。距离是如此的近,顾客几乎自己都能够得着。

甚至都想温怒地质问收银员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买,而非得重新换到另一个能够卖的收银台去, 因此谁愿意再去排到恨不得有一公里长的队伍后面去?

收银员脑海里就想着香烟法律,但是得到了同事的售卖许可。

香烟和尼古丁产品的售卖监督机构在今年年初转为市政事务了。海门琳娜市的监督部门则为环境及建筑专家组。

市政机构有权利向许可申请者收取监督费用。最高是500欧元,比之前贵两倍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可以称烟草法为虚伪的法律。

收费根据售卖点的数量为准。如此以来,费用可能会高达一千欧元,如果收银台即售卖烟草又售卖其它的尼古丁产品的话。

那么这就表明,现在尼古丁产品就已经卖得如此之便宜了,那么申请许可的费用将会给经营者造成经济负担。

由于售卖许可的新法规刚出台,有些销售点可能还不太清楚新法规而不可避免的造成错误。

最想不通的就是烟草法会让购买尼古丁口香糖这件事变得困难起来。

它的”其目的是让人们结束对含有有害物质的,和会让人上瘾的烟草类及其它尼古丁产品的吸食。”美国总统可以称之为虚伪的法律。

是不可能结束的。至少不会是长期的,在可以买到的情况下。为什么不呢?特别是烟草商们能够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。

Kommentointi on suljettu.

css.php